【盾冬】从前的我(1)蛇盾x冬日战士

*预警:史蒂夫黑化,时间我瞎编


1947年,西伯利亚。

科学家们严密监控着床上男人的各项数据,一刻不停地记录着什么。

那是个强壮的男人,上半身赤裸,胸肌上下起伏着,闪着汗水的冷光。他的左臂与肩相连的位置蜿蜒着狰狞地伤疤,拉扯着泛着冷艳银光的金属手臂。他在沉睡,但紧蹙的眉峰暗示着他并不安宁。他殷红的嘴唇不停地颤动,眼角的湿痕一直蔓延至鬓发深处。

“数据检查正常,按计划进行电击唤醒。”一位穿着白色实验服,戴着黑框眼镜的科学家不带感情地下令,在床上男人发出痛苦嚎叫的间隙凑近,“巴恩斯中士?”

床上的男人翛然睁大了眼睛,美丽的绿色的眼睛极衬他雕像般英俊的脸。他眨了几下眼,像是在适应刺眼的手术光。那条金属的手臂被举到眼前,尝试性翻转抓握了几下。

“巴恩斯中士?”那位科学家凑近又问了一句,“啊——”下一秒他就痛苦地抓紧那只掐着他脖子的机械臂,硬质的记录本掉落在地,吧嗒一声散开,他脖子也应声被折断。

“警卫!”不知谁喊了一声,棕发男人重重倒回实验桌,头和桌相撞的巨大声响后实验室又归于平静。余下的科学家脸色漠然,同伴在他们面前死亡没有让他们的工作有一丝停顿。很快有人上前捡起地上散落的纸张,继续他前任未尽的记录:“詹姆斯·布坎南·巴恩斯,第49次实验失败,准备第50次尝试……”

在和实验室毗邻房间里,也躺着一个男人。他金色的头发在灯光下越发夺目,黑蓝色的制服包裹着隆起的肌肉,身材颀长。他嘴唇紧抿,颏部紧绷,显出坚毅刀削的线条。他胸口鲜红的五角星,和棕发男人机械臂上的如出一致。

“啊——”隔壁房间的惨叫打扰了他并不深的睡眠。他的眼球稍稍动了动,接着睁开眼。那双冰冷的蓝色眼睛里没有情绪,也不见初醒的朦胧,只是一片死亡海洋的样子。接着又是一声凄惨的叫唤,夹杂着男人急促的喘息。这像是刮过海面的风,金发男人的眼睛动了动,那片沉寂的海面漾开了波纹,即又荡开来,充盈整个界面。

金发男人坐起身,凭借卓越的听力窥伺隔壁房间的异样。他的眼瞳忽然收缩,后齿咬合,撑在两侧的手握成拳抓住床沿,像伺机而动的雄狮一样严阵以待。

“砰!”男人握住床沿的双手用力得爆出青筋,钢筋的支架微微变形,男人的面部神色也愈发紧绷。终于,在听到科学家不带感情的汇报失败后,男人收敛不住双手力度,床的支架宣布断裂。

他的门也在钢筋落地的下一瞬响起了三声规则的敲门声:“罗杰斯队长,请问你需要帮助吗?”

“我想是的。我需要一张新的床。”金发男人打开门,向门口持枪守卫询问,“031实验品的实验还没成功吗?”

“是的队长。031的洗脑本应早就成功的,但他脑子里有些东西太顽固了,”士兵对队长摇了摇头,“总是清理不干净。而且每次实验他也都不配合,才折损了我们这么多人。”

“带我去看看。”金发男人——或许也可以叫他史蒂夫·罗杰斯,命令道。

“队长这——不——”士兵下意识拒绝,目光触及那双冷霜一样的蓝眼睛话又全被掐在了喉咙里。他丝毫不怀疑,若他这句话完整说完,下一秒他将会变成和刚才运走的尸体一样的存在。

“带路。”史蒂夫这样说着,率先迈开了步子。

听到是一回事,亲眼见到又是另一种感觉。

史蒂夫·罗杰斯觉得他的心被人紧紧地攥住了,随着心跳颤动的都是他从没有经历过的疼,指甲陷入了掌心的痛不及这万分之一。他感到焦躁,感到愤怒,感到暴戾的因子在他血液血管里翻滚,他该庆幸他并没有随身带着盾牌,否则这里会是一片狼藉。他的目光被躺在实验台的男人吸住了。他无力地瘫着,脸侧向史蒂夫,半长的棕发让他脸部的轮廓若隐若现。

这样的脸——史蒂夫不由自主屏住呼吸。目光下移,连接处狰狞的伤口彻底刺红了史蒂夫的眼,他砰的一声打在门上,巨响让所有人一致停下动作,震惊地看向门口变形的钢铁。

没有人敢说活。没有人不怕死挑这样的时候惹盛怒的罗杰斯队长。

“把他交给我,实验中止。”这句话像从紧咬的牙缝中挤出来的,史蒂夫每讲一个字都顿一顿。

“可这不符合规定!啊——”一片倒塌声,嘴快的士兵撞上成堆的实验器材,巨大的冲击让他吐出一口血后便不省人事。

“现在便符合规定了。”史蒂夫穿过一个个瑟缩着的科学家,一手托脚,一手托头地将棕发男人抱了起来,“我现在就把他带回去,没有人反对吧。”

实验室里没人回话,史蒂夫也没打算听到回话。庞大的实验室里回响的只有他离开的脚步声。


TBC

就是想写蛇盾,想写史蒂夫黑化了对巴基还是满满的执念和占有欲。但没有坑品,下一章大概和之前说好的后文一样遥遥无期。

2017-10-29盾冬stucky
评论-9 热度-64

评论(9)

热度(64)

©boom / Powered by LOFTER